alpharpheromone

No Fear
No Regret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百合】Daydream

等我买完早餐准备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阴下来了。云层慢慢地铺过来,逐渐遮住了整片天空,将清晨仅有的一丝熹微的阳光一并挡在了外面。

我拎着一袋早餐上楼,身上的汗水黏答答地将肌肤与运动上衣粘在一起。马尾不时扫过后颈,很快沾湿了尾端。

到家的时候她还在卧室沉睡,房子里即使拉开了窗帘也依旧是阴沉沉的。我把早餐放在桌上,然后进了浴室洗澡。等我洗完澡裸着身子出来,随手拉了件乳白色的睡裙套上,推门进了卧室之后——不出所料,她依旧在梦乡里安然漫步。

闹钟在我进门的那一刻在她的被子里闷闷地响起,我趁她还没发出不满而含糊的哼哼声之前,连忙走过去把闹钟从被子里掏出来摁掉。在我的手探进被褥的时候,我的手背无意间抚过了她温暖而柔软的小臂。大概是因为我不小心碰到她了吧,她从微张的双唇间发出了极其轻微而带点抱怨的一声,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去。她的长发披散在藕色的枕头上,她光滑的小臂抱着一团揉在一起的绵软的毯子。

我站起身走到窗前,撩开咖啡色的落地窗帘,小心地推开玻璃门,走到外面的阳台上去。初秋的风从门缝里溜进,送来夹着凉意的请柬。待我整个人走到阳台上去的时候,泛寒的微风就爬上我裸露着的手臂和小腿。外面开始下雨了。雨淅淅沥沥地落在水泥地上,温和地把行人驱赶到屋檐下。

我又转身回了卧室,这时她已经起来了。她脱了睡裙,正站在地上穿我送她的白色衬衫。见我进来了,她吓了一跳。

“吓死我了你……你怎么在阳台?”说完她继续毫不介意地半裸着身子,慢悠悠地扣着衬衫上的纽扣。

我没回她,而是径直向她走过去,走到她跟前,搂住她的腰,亲吻她的侧颈。当我的手顺着她的脊背往下抚摸,最后伸进她的内裤里揉捏她柔软的两瓣的时候,她轻轻推了下我的肩。

“我…要穿裤子了……”

“穿哪件?”我继续吻她,在她耳边随口扯点话。

“就我放床头那件。你让下,我…我拿不到……”

她边说边把我不安分的手抽出来,从我身边走过去拿那件黑色长裤。

我趁机撩开她的长发,吻了一下她的后颈。

“早餐在桌上,我去换衣服。”

“你要出门?”她坐在床上穿裤子。

“我要去超市,一会儿你搭一下我。”

我走出了卧室,听见她轻轻的说了句:“下雨了啊……”

我坐在副驾驶,一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被大雨淋的一片模糊的街景。她开着车。

车里放着一首钢琴曲——You Are My Only Hope。

“明天是周末了。”她说。她的指尖在方向盘上兴奋地跳动着。

“今晚去吃火锅吗?”我望着窗外,语调懒散地对她说。

“去哪吃?”

“就我们上个几个月去过的。芝士火锅,还记不记得?”

“啊……我忘了……”她有点抱歉地看了我一眼。

“没事,下班我来接你,我带你去。”我对她笑了一下。

“好。”她笑着应了我,指尖又在方向盘上无声地敲击。

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样,她看了眼自己红色的指甲,说:“我想明天去做指甲。”

“我也想。”闻言,我也低头瞧了瞧自己染成黑色的有些斑驳的指甲,“我还想去剪个头发。”

“别吧你,”她立刻说道,“我觉得你长发挺好看的。”

“是吗……”我漫不经心地说着,用手指顺着自己的马尾。

“真的,你别剪了吧。”她回头看我,一脸诚恳,眼睛里透出些怕我不信的担心。

我一下子又笑了,一手撑着头,笑着看她。

“干嘛啊你……”她被我盯得有点不好意思,露出点害羞的笑来。

刚好红灯。

“过来。”我说。

她转过来疑惑地看我。

我伸手过去揽住她的肩,自己则起身凑过去吻上她的唇。

我们深深地接吻,唇齿温柔缱绻地交织在一起。大雨与人流都被车挡在外面,车里只流动着我们的接吻时发出的啧啧水声与我们的——管他是什么呢,爱情友情亲情都好——对彼此的深切依恋。还有那首曲子,You Are My Only Hope。

车的后面传来了喇叭声,我几乎能听见那辆车里的男人的低声怒骂。

绿灯了。

她连忙挣脱开来,向前开去。

“都怪你。”她语气不满,脸上确是笑着的,还刻意把脸别过去不让我看见。

我从超市里出来,手里拎着今晚的晚饭——一只肉松面包和一瓶冰镇的水溶C,还有一条台湾小香肠。

我回到教室,在座位上坐下,从课桌底下摸出没做完的数学卷子。我灌了一大口柠檬水下去,然后开始啃着面包,在草稿纸上演算着椭圆与直线的交点方程。

教室里其他女生的低声聊天的声音仿佛离我很远,好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一样。

我吃完面包,空出来的那只手在课桌上轻快地敲击着一支乐曲。我突然出神了,用黑笔在干净的指甲上涂画着。后来我发现几乎着不了色,于是悻悻然地把指甲抹干净,继续算着草稿纸上复杂的式子,并偷偷带上耳机,把自己埋在只属于自己的空间里。

耳机里播放着,You Are My Only Hope。

关于第一次触碰女生的身体

做爱。

顾名思义。

首先我得对你有感觉啊。

不管是样貌还是内心。

但我对你的印象只有幼稚 浮躁 与欲望。

所以在我指腹扫过你大概早已翘立的乳首的时候。

才没有充满兴趣与愉悦地按压下去。

你说我喜欢的其实根本就不是女生吧。

可你觉得我会对一个自称性向正常现在却自愿躺在我身侧任我玩弄的女生有感觉吗。

你这样说也只是为了激起我做一些满足你性欲的事吧。

我所期待的百合不是这样的。

那是在午睡时将手轻轻搭在对方的胸上都会引起对方害羞地抿嘴却不会拒绝。

纯净明媚又缱绻温柔的爱情。

我知道这很难实现。

但至少

我对你这样的女生无感。